当前位置: ZZD > 正文

产油国“减产不变”能逆转油价吗?


转自: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2月8日报道(文/凡帅帅)

近日,影响国际油市的两大因素落地。先是欧盟和七国集团2日相继宣布对俄罗斯海运原油出口实施限价,后是坚持“减产保价”的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4日部长级会议决定维持10月初定的减产目标。此前有观点预测,西方对俄油加码制裁和主要产油国继续减产或能提振震荡下行的油市,但5日国际油价显著下跌显示利空因素仍然强大。正在观望的“欧佩克+”会否在明年6月下次部长级会议之前提前敲定新生产计划,值得关注。

当前,作为国际原油价格主要基准,纽约商品交易所2023年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和2023年2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在5日——即欧佩克+会议第二天和西方对俄油限价生效首日——均收跌3%以上。从稍长的期限来看,纽约原油期货价格从今年6月的每桶超过120美元已跌至目前的每桶80美元以下。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也呈现相似走势。

值得指出的是,主要产油国10月初定的减产目标,即自11月起,在8月产量的基础上将月度产量日均下调200万桶,并未明显提振国际油价。以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为例,价格自11月以来从每桶近98美元跌至当前80美元左右。欧佩克在其11月月度石油市场报告中对此有所解释:普遍的高通胀、主要央行(尤其是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许多经济体债务水平高企、劳动力市场收紧以及供应链持续受限,增加了世界经济不确定性,而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和经济活动疲软挫伤了市场需求。

经济疲软拖累需求走弱可能始终压制油价。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唐恬波指出,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加大、需求低迷对油价下行影响较大,若产油国在10月初未决定减产,之前的跌势可能更大。此外,原先部分产油国实际产量并未达到产量配额,实际减产幅度也没那么大,因而对油价的提振影响有限。而至于西方对俄罗斯海运原油出口设置的60美元价格上限,唐恬波认为,这一限制目前来看并不严厉,与俄罗斯实际原油出口价相差不远,对国际油价的后续影响还要看相关措施的落地和执行情况。

而在利空因素上,美联储同样是避不开的角色,国际能源署已将强势美元列为对石油消费造成“沉重压力”的主要因素之一。美联储今年以遏制通胀为名,已连续第四次激进加息75个基点,屡屡推升美元指数至历史高位,倒逼其他发达经济体为保住本币币值而相继跟进,向他国尤其是发展中经济体输出通胀、推升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压力,加剧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受累于经济前景消极,石油需求及其市场预期也被拉低。而近日油价下跌,也部分归因于市场对美联储继续大幅加息的担忧。

但同时,油价利多因素仍然存在。除了冬季取暖需求一般会支撑油价外,地缘政治影响也不可忽视。俄方此前已经警告,将不会向对俄油实施限价的国家供应石油和石油产品。这引发市场对俄可能激烈减产导致市场断供的担忧,助推油价看涨情绪。美国外汇交易商安达公司市场分析师埃尔拉姆预计,近日原油价格风险增加,可能大幅波动。

另外,根据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局数据,为控制油价、压制通胀,美国今年已经释放战略石油储备2亿桶以上,使其战略石油储备库存低于4亿桶,降至近40年最低。美国大规模释放储备或将收尾,同样对油价构成利多。

此后,影响油价最大的因素或许就是尚未出新招的“欧佩克+”自己了。例子近在眼前。主要产油国曾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减产以提振被需求拖累的油价。沙特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有文章指出,在疫情冲击市场需求时期,主要产油国“对闲置产能”的管理将油价波动减少了50%,一度将平均油价从每桶18美元提高到54美元。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