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嚣张的天才, 三次从世界顶尖大学退学, 现被微软全球封杀


“天才,就其本质而说,只不过是一种对事业、对工作过盛的热爱而已。”——高尔基

天才是怎样的?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定义,通常在某个领域表现出惊人天赋和才能的人,我们称之为“天才”,他们是聪明的、让人望其项背的,可是在某些人心中,天才也往往伴随着一些负面的词汇,比如疯狂、偏执、冷漠等等,天才和疯子或许只差一线。

中国计算机天才王垠就是这样一个有些疯狂的人,他三次主动从国内外的名校退学,而在进入微软工作后与高层产生矛盾,被解雇而且全面封杀,如今只能沦为一个“无业游民”。

给清华写退学申请的“狂人”

王垠从小就展示出了惊人的智商,尤其在逻辑思维和数理方面尤为突出,而且他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通常有着独到的见解,当时就有人断定这个孩子以后一定大有作为。自从上学开始,王垠的学习成绩就一直是顶尖的,他并不需要用刷题来获取知识,而是有着自己独特的学习方法,让别的孩子望尘莫及。

1997年,王垠以高分考上了身为985大学的四川大学计算机专业,根据他日后的表现,这应该是一次高考发挥失常,让他与顶尖的院校擦肩而过。

当时的计算机还是个新鲜的东西,王垠却俨然成为了这方面不可多得的人才。果不其然,在本科期间极其优秀的成绩让他被保送到清华大学的计算机系,进行集成电路线算法研究的硕博连读。他在计算机方面的天赋让所有导师都为之惊叹,进而大力培养这个年轻的天才。

在清华读博士的这段期间,王垠接连发表了《完全用Linux 工作》、《写给支持和反对的人们》等数篇文章,他另辟蹊径的思路和与众不同的想法初露锋芒。他做了一番“叛逆”的讨论,痛述Windows弊端、宣扬Linux。

王垠的各类学术论文得到了清华的重视,经过各个平台发表后,这些新颖先进的观点也得到了中国计算机界的一致赞誉,当时的人们都很高兴,看来中国多了一个计算机的好苗子。

但是,就在王垠取得这样令人艳羡的成绩之时,他却非常不满意大家对他的一致热评,更不理解清华的处理方式。认为他目前所写的东西根本不能成为“论文”,那只是他自己的一些想法,可清华却将这样“没有意义”的文章发表了。

最后因为研究方向与导师有冲突,王垠写下《清华梦的粉碎——写给清华大学的退学申请》,他认为清华充满了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毅然从清华退学。

再退美国名校

从清华退学这一年是2005年,距离王垠的博士毕业还有一年,没有取得博士学位的他并没有气馁,而是盯上了国外的大学,他听说外国的科研环境不错,于是想到国外去继续研究自己热爱的计算机专业。学什么都很快的王垠也很快地通过了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凭着优异的成绩单拿到了美国名校康纳尔大学的Offer。

然而美国的大学都是出了名的“易进难出”,一系列强制性的培训和考核让王垠向往自由发展的心受到束缚。王垠觉得康纳尔大学并不像宣传中所说的那么开放,甚至充满了西方学术界的高傲和狂妄,依然不能给他向往的计算机顶尖水平的研究提供想要的环境。

于是王垠又选择写下了两篇文章《康纳尔感受》和《我为什么离开康纳尔》,从这所美国顶尖名校扬长而去,那姿态简直嚣张至极。

接下来,王垠又考上了印第安纳大学伯明顿分校,这所学校虽不如前两所大学这么有名,但王垠却在这里呆了十年。这并不是他对学校产生了感情,而是在这里找到了自己想要学习的东西。

让他不惜忍受西方学者那些渗透到骨子里的官僚主义,忍受那些低眉顺眼的日子,安安分分地完成了学业,获得了博士学位,然而他又写下《对博士学位说永别》匆匆辞别这所学校。

无法安顿的天才

等到王垠终于从大学中出来,他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对于计算机这样偏爱年轻的思维活跃的人的行业来说,已经错过了黄金的时期,然而天才毕竟是天才,他的计算机思维仍然是世界顶尖的,还拥有世界上三所名校的认可

所以在毕业后,他被美国谷歌公司招揽,主要负责一个内部检索项目代码的工具,他只用了一周时间就完成了项目,负责人称赞他为“20年间遇到的技术最领先的新人”。

然而王垠作为一个非常自我且愤世嫉俗的天才,对于谷歌的内部管理又有了新的不满,他明明做出了最大的贡献,却只能坐在众人之中日复一日地敲着无聊的代码,拿着一样的薪水,他自诩为“专家”,却在干着“工人”的活,于是他发表了《我和谷歌的故事》,称谷歌是一个埋没人才的机器,最终离开了谷歌。

王垠听朋友说微软很好,于是通过层层选拔进入了微软,然而在那里,他还是被当成了“码农”,程序员的工作注定是辛苦又单调的,他觉得在这里呆着同样体现不出他的全部价值,他觉得自己躁动的创造力被禁锢了,始终是不舒服。

最后他又是以一封熟悉的“请辞信”打算离开微软,然而微软并不是那么容易放人的,最后双方签署协议,王垠永远不能加入微软及其子公司,否则后果自负,以微软的地位,这一禁令算是断了王垠在绝大多数计算机公司的后路。

如今王垠没有再进入任何一家公司工作,知名企业都惧怕微软的制裁,而王垠又不愿意在中小企业“屈就”,或许这样的结局在他早年从清华退学就可以预料到。

尽管他在技术领域有着独到的见解,可是他却给自己贴上了最昂贵的标签,拥有一颗躁动的心以及嚣张不知收敛的性格让他无法长期在某个环境待下去,才导致了他人至中年“失业”的状况。

可是这样不安的灵魂却与他的才华是相匹配的,甚至正是因为如此,他在除了计算机领域外的人文社科领域也有所涉猎,一个疯狂的天才,一个不屈的灵魂,在面对人人羡慕的名校和名企的时候,却能鞭辟入里地进行批判,他拥有的智慧或许不仅仅在计算机。

猜你喜欢
FUNNY